宣成昊教授课题组《Cell Death Differ》揭示JMJD6以不依赖于其酶活性的方式调控DNA损伤应答的分子机制

发布时间: 2019-10-24  浏览次数: 17

       天津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宣成昊教授课题组最近报道了JMJD6以不依赖于其酶活性的方式调控DNA损伤应答,相关研究成果于2019年7月发表在《Cell Death Differ》(2018年影响因子8.086,5年影响因子8.309),题目为“JMJD6 modulates DNA damage response through downregulating H4K16ac independently of its enzymatic activity”。我校基础医学院博士研究生霍大伟为第一作者,宣成昊教授为通讯作者。
       DNA双链损伤(DSBs,DNA double-strandbreaks)在所有DNA损伤中是危害最大的,因为它会引发恶性肿瘤。DSBs的检测和修复对于维护基因组的稳定性至关重要。DNA损伤应答信号通路的起始和传递都是在染色质结构中进行的,因此染色质修饰以及染色质结构是DDR信号通路中非常关键的因素,且DSBs周围组蛋白修饰的程度以及spreading需要受到严格的调控。
  该研究发现JMJD6在DNA损伤发生后会被募集到DNA损伤位点附近。JMJD6控制DSBs附近组蛋白泛素化的spreading,以及下游DNA修复相关蛋白的募集和DSBs附近的转录抑制程度。JMJD6基因敲低会提高HR(homologous recombination)以及NHEJ(nonhomologous end joining)的效率,促进细胞周期检验点恢复,增加IR之后细胞存活。在分子机制方面,该研究发现含有JMJC结构域的JMJD6,尽管被报道具有组蛋白精氨酸去甲基化酶和羟化酶的活性,但在参与DNA损伤应答调控时并不依赖于其酶活性,JMJD6通过招募SIRT1到染色质上降低DSBs附近的H4K16ac水平实现对DNA损伤应答的调控。该研究揭示了JMJD6是一个新的参与DNA损伤位点附近epigenome调控的表观遗传学因子,为更好的理解表观遗传学因子在DNA损伤应答中的作用提供基础。
  该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等资助。同时得到张锴教授课题组、李俊教授课题组以及医学表观遗传学协同创新中心仪器平台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基础医学院 科学技术处

论文链接:
JMJD6 modulates DNA damage response through downregulating H4K16ac independently of its enzymatic activity.pdf


返回顶部
网站备案号:津ICP备11007169号-4 津教备:0068号 COPYRIGHT©2018-2020 天津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版权所有
天津医科大学信息中心 电话:022-83336577